P8101408  

 到底經過了什麼樣的歪歪的話題道路,我們才談到了宇宙?

今天我去接小女兒回家的車上,小女兒問我『宇宙多大』的大事。

我邊操著方向盤,邊跟後視鏡裡的女兒反問,『——那你想多大?』

車子慢慢下坡,車上有一個母親跟6歲的小孩提出這麼難解的問題。

母親還追問『你想,我們這個宇宙的外面有什麼?宇宙的盡頭到底是怎麼樣?』

小女兒歪著小頭而用問號的語氣說,『——應該是,有很多星星?』

直直的坡道快開到底了,我慢慢踩剎車器,還繼續問,『那,那些星星的外面有什麼?』

『我不知道耶,媽你知道嗎?』

『我不知道。大家都不知道。人類哦,連這個重大的答案都不知道,你看,還這麼自大的活著。你不覺得很諷刺?』

(別忘了,對方是才6歲的小人類。) 紅綠燈變綠,我踩油門,又開始上坡,這次是曲曲折折的櫻木樹街道。

後視鏡裡面,可憐的小女兒還在喃喃自語,然後跟我說,『知道了!宇宙的外面,是神的家』

宇宙的神秘; 宇宙到底多大,外面到底怎樣?

——這是一旦認真去想,就不得不感到不安的事情。

沒有界限的,沒有天涯海角的,這個宇宙,到底怎麼去了解才可以?

雖然如此,地上的我們,還以為一切都是由我們掌握。

『神他們住的地方,對不對?』

聽女兒這麼一說,我就突然發現宗教的好處,雖然我按照一般日本人的生活方式而一向是無信仰,但,這下不得不承認有信仰多幸福。

心裡有神的人,比我們沒有信仰的人放心得多了。宇宙外面是神的棲身之處。嗯,沒錯,那是最受歡迎的『天國』之形象。

心裡有神的人,也許可以用仰望薔薇玻璃窗的心態看宇宙這個巨大現象。

我在歐洲旅行時,過訪了不少天主教教堂。

每次看到他們的玫瑰窗,都會覺得,它是代表著某種事情,比方說是在我們沒辦法理解的一切難題的盡頭,爍爍發光而存在著的真理。

——宇宙吧。

 

下午上網時,看到有個好友分享的記事:最古老的星系之事。

 

我們有可能在看已死的星球發出的光芒。

132億光年。

距離132億光年的地方有一個最古老的星系。

現在我們接到的光線,是它在132億年前射出的,——理所當然的。

但,這『理所當然』,不管在怎麼理所當然,還是令我感到頭暈,讓我起雞皮疙瘩。

用頭腦去理解理論,跟用感性去感觸事實,根本是兩碼事。

 

我們,真的很小很小很小。

 

到了家,我急著幫女兒煮午飯。因為上午一直都在弄電腦的工作,而且等一下再得帶她去YAMAHA上音樂課,

時間很不夠,所以我從保管庫拿泡麵出來,用豆漿煮。

只能幫她準備這麼簡單的午餐,其實我覺得對女兒不好意思。 

意想不到,女兒看我在餐桌上放了的一碗拉麵,就開心地說,『丫!今天午餐是拉麵!!』

像用爬著似的坐在桌椅上,說句『開動』的話之後,她開始把她小小的嘴巴用噘著吃拉麵。

努力吹,努力吃,然後跟我說一句,,,令我疼死她的話。

『媽,因為拉麵好燙,所以吃起來,我心裡暖烘烘了!』
 

這麼小的我們,在這麼巨大的宇宙空間的底下,只能如此細水長流地過日子,享受小小的幸福。

每天如此把一顆一顆小小的幸福積累到我心裡的倉庫,就像吃一顆一顆藥丸似的,吃著小幸福而活著。

同時——不,很久以前的現在——宇宙在消耗它的巨大生命,一邊生出新生命,一邊終結舊生命。

我把我女兒放進我懷裡,緊緊抱著的這瞬間,應該有好幾千個生命迎接它的臨終。

同時又有好幾千個星星得到新的生命,而得意洋洋的發出新的光條。

但,直到我發現它所射出的光芒,也許,流逝了像一瞬間一樣的幾萬年幾億年,

我陪著孩子一起到陽台看星星時,看到的也許是幾億光年的星光。

——不知發出那條光線的星星是否還活著。我,還活著。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yaco 的頭像
ayaco

A long long Love Letter 未完成的情書

aya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