禮拜五晚上6點50分,媽媽帶兩個女兒回家,雙手拿著好重好重大包小包的超市塑料袋,還拿著雨傘,匆匆忙忙地要折傘開鎖,但東西太多太重又笨手笨腳掙扎了一下,旁邊女兒又撅著嘴抱怨書包太重快開門之類的,媽媽越來越心急,無意中突然想到一個事情要跟她們講,就是今天不得不收獲那些小小可愛的草莓,不然很快太熟了,快倒黴了.

聽到媽媽這番話,小朋友一放下書包就跑去停車場旁邊的草莓盆.媽媽好不容易也放下了年輕時候買的LV包包,還有塑料袋,都是因為太重了因此一路給她的壓力大到不行,媽媽終於鬆了一口氣才不久後,又被女兒們的喊叫聲緊張了.

「媽媽! 草莓,有蝸牛爬的耶,怎辦!!」
外面下著細雨,難怪有蝸牛,媽媽邊這麼想邊好似拉著腿那樣出去.「有蝸牛喔?我來看看」
細雨下,兩個女兒很擔心地盯著草莓,只要從遠處看,草莓像早上一樣水亮亮,像三顆紅寶石一樣美,不過...再靠近一點,媽媽就看得清...有三條令人惡心的軟體動物在可愛的草莓果實上蠕蠕地蠢著.
「這...不叫蝸牛,叫蛞蝓耶,.討厭,草莓給我們偷吃!!」

媽媽帶了一幅冷酷的神情,馬上就開始行動.就是用筷子一個一個地剝下那些蛞蝓,這雙筷子是媽媽在她的小花園捕捉害虫時用的,通常插在盆裡,而緊急場合媽媽才勇敢地拿來用.被媽媽剝下的蛞蝓,還被媽媽扔到馬路上,看來媽媽還留著一點善心珍惜生命,還是...怕看到殺起來它們之後會有的更為惡心的慘狀,所以不敢殺? 總之媽媽用冷血的眼光檢查草莓一下,之後幫孩子採了一些沒被害的果實.
「好險,有兩個沒事的.好了,我們進去,洗好再吃吃看.」
媽媽回頭跟兩個女兒這麼說,竟然其中一個在擦擦眼睛,媽媽注意到她的眼角濕潤的.
「怎麼了,你在哭哦?」
拼命擦眼睛的老大就細聲說,「因為...草莓本來那麼少,都給它們偷吃...」
媽媽摸著她小小的背說,「哎唷,沒事的,沒事的,別哭」
她瞅了一下Juneberry,記得早上有幾顆開始變紅,...沒錯,媽媽發現有四顆夠熟了,
「你看...Juneberry也開始熟了,可以吃幾個,你去採!」
聽媽媽這麼說,老大就抬起頭來,眼睛也光亮回來.

「妹妹,這個,給你吃.」「哇,太好了」
媽媽在門口邊看兩個女兒高高興興地採小水果,邊想,好險家裡還有可以吃的,真的感謝有這麼棒的一棵果樹了.「聽說」媽媽跟她們說,
「Juneberry,很多家庭的都被小鳥偷吃,但是我家的從來沒有給小鳥吃過.很有趣,我們家附近有那麼多小鳥的說? ...所以,給蛞蝓吃點草莓,也沒關係,大家都愛吃甜甜的啊.」
媽媽一面控制自己心裡陸續呈現的惡心的感覺,一面這麼安慰孩子.其實媽媽最討厭蠕蠕蠢動的小動物,不管是蛞蝓,還是蚯蚓,都不行.光想像那些可惡的生物就毛骨悚然頭會暈,所以,剛剛那個緊急行動,她是為了孩子犧牲自己,暫時遮住所有五官,才做到的.

她的兩個女兒卻不知媽媽如此的內心,開心地把水果拿去洗.就這樣,就這樣好,她想.當母親的應該堅強一點,才能守護孩子.她的眼神到家裡深處很安全的地方送完孩子,之後,又好像突然想到甚麼事似的出去,是去採紫蘇的,她掐著被雨淋濕而綠油油的紫蘇,心裡在想,等一下煮她丈夫最喜歡吃的紫蘇肉卷.


舊網誌在 here ♥ 請按「讚!」到你的Facebook or Twitter...↓↓↓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yaco 的頭像
ayaco

A long long Love Letter 未完成的情書

aya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