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尋郭道士不遇』

郡中乞假來尋訪

洞裡朝元去不逢

看院只留雙白鶴

入門唯見一青松

藥爐有火丹應伏

雲碓無人水自春

欲問參同契中事

未知何日得相從

DSC_2573

 今天我去看媽媽時,她正在埋頭她今年參賽的書法作品。朝南的窗滿是吊著她剛剛完成的作品,我很感動所以急忙的拍照,但她一直是歪著頭想,看了看再跟我說,『唉,不行。今天這麼潮濕,墨汁一直不聽我的話,憑著它的感覺洇來洇去,真是的。』

『是嗎。我覺得很美耶』

我自己並不會欣賞書法作品。但,我覺得,『這篇唐詩,好像很不錯』,我憑著自己的感覺,跟我媽媽這麼說。

媽媽回頭看我,然後再看作品一眼,說,『是吧,我很開心今年能選這篇,——雖然應該不可能受獎。』

『為什麼不可能受獎?』

我不懂她的意思,為何不可能受獎?她不是前年有得過獎嗎?

『得不得獎,其實我不管了,我是以開心寫為主。然後,我的開心就是,去理解唐詩的涵義,再去設計書法。』

我媽媽說,對很多學書法的人來說,重點並不是詩意,而是字的外貌。據媽媽說,他們比較重視哪一個字長得比較『正』,哪一個字可以當成作品中的主角,她還偷偷透露,至於詩意的了解,連她的老師都不如她。

『那,這是什麼意思?』

我開始用中文發音來唸這個唐詩。雖然發音起來很舒服,但,有些字義我也不太懂。媽媽就一個字一個字的給我解釋。

『他是說,今天為了找個朋友請了假,但結果沒有見到他。他的院子裡只有兩隻白鶴,然後進了門也只能看到一棵松樹。房裡沒有人,但好像只是出去一下下的樣子,因為藥爐上還有火,雲碓也自動地運轉著。我只是想問一些至於『參同契』那本書的事兒,但居然他不在。不知何日可以見面。。。』

吼!我我我,知道這種感覺!現代啊,雖然手機那種文明的利器很普及,所以不太會像他如此『到了朋友的家,才知道他不在』的那種狀況,但。自己妄想『明天我請到了一天假,應該可以跟誰誰一起吃飯,然後一起去上次提到的那個店,然後然後還可以跟她一起——』。妄想了好久之後,再發簡訊問她是否方便,因為這時自己已經想得太美,所以受到一封『對不起,明天有事~』的回應時,發現心裡有了好大好大的洞,——雖然並沒有誰不對的,但不由自主的感到傷心。

古代的他(白居易),應該是歡欣雀躍地去找朋友,想問他對『參同契』(到底是什麼樣的書?)的事,還有想跟他聊一些最近研究的事情,有興趣的事情,還有還有,,,。

『我喜歡這篇的原因是,』

我媽媽說。

『因為這篇很有現實感,詠了一般人都會有的情感,而且詩句都不是很重級的。不是那種至於人生的悲哀啊什麼的,而是,誰都有經驗過的小小的傷心。』

我看了看媽媽所寫的字,然後說,

『對啊。而且,為了表達那些情感,而取的情景也是很踏實。不是大山大河,而是朋友家的院子以及房裡。很安靜地,但好似聽見那個叫做雲碓的東西一直轉的,咕嘟咕嘟的聲音。』

DSC_2575

 很安靜,很溫馨的,但稍微令人傷心的一個畫面。雖然如此,不至於難過,因為,他至少可以知道,在房裡剛剛有人在。差點沒見到,所以,還是很傷心。

不管是現代或是古代,人的情感沒麼兩樣處,想見朋友的渴望,需要朋友的渴望,是沒變的。

『媽,我也喜歡這篇耶。雖然我對唐詩沒有深刻了解的說。』

聽我這麼說,我媽滿面春風說,『哈哈,那你去學吧。等等我去拿,,,』

她忙上了樓上,然後很快下來,遞給我一本書;『唐詩選』。

『這本啊,我暫時不用,先可以讓你看看。雖然沒有白居易的作品,但應該對你的學習有幫助吧。』

如此,我將『唐詩選』帶回來。有個台灣朋友跟我說過,『如果你真的想要用中文寫作,那,古文不可少。』

聽她正經的那麼說,我心裡暗想了『哪可以,,,我能力應該不夠去理解古文!壓力太大了,,,』

現在,我該邁出第一步的時候了。

今年的我,很相信天上安排的緣分,很想珍惜每一個緣分。

進2012年之後(尤其過了春節後),我得到了很多好好的緣分,而且一個接一個的連接起來,都讓我邁上一層,或,至少給我這個勇氣。那麼,遇到媽媽所寫的唐詩也是一個緣分,是在我耳邊說,『該開始學唐詩了,該更上層了。』不抓這個機會,我也不知道還有沒有這個機會,所以,我要認真的去認識它。

因為『歲歲年年人不同』,我想要把我的人生活到底!! 

DSC_2574  ——我媽媽的研究筆記本。她也好用功哦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yaco 的頭像
ayaco

A long long Love Letter 未完成的情書

aya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