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你是我的很久以來的讀者朋友,那應該了解我是多麼個夜貓子。

每一篇新的文章都在深夜(有時候甚至在凌晨)發表,可知我直至那時候才寫完,可以想像我這個過了30歲的女人在微暗的角落,和電腦熒幕相對著,彷彿和它說悄悄話一樣,一心一意的打字,這樣令人打寒戰的一幅畫面。

之前,我都熱愛深夜。它的寧靜,它的詩意,它的溫柔。在我心裡,它就是那首老歌『夜來香』的世界一樣,給我帶來一股妙不可言的香氣的時光。也是純粹屬於我的時間。偶爾我會披上全毛的英國圍巾,到我們家小型的陽台出去,仰望著冬天的星星,享受『在我們家可愛的三個花都入夢的時候,只有我才能享受這流星雨』的那種甜蜜的感覺。雖然家裡附近有一條公路貫穿南北,但,深夜的車聲並不會很吵,好像合著流星似的發出噓噓的聲音。這是(只要在我們都會生活者的觀念裡)屬於『安靜』的聲音。

尤其當我要下筆寫文章時,我更需要這種安靜。我需要的不是純粹無聲的安靜。而是,環境與心裡都有安靜的那種安靜。孩子的事兒,家裡的事兒,統統都做完了,目前沒有任何(短期性的)牽掛了,呼,總算喘口氣了,的那種安心,以及周圍環境真正少了雜音的安靜。一直到這時才會把電腦開機,幫自己準備一杯熱咖啡和一兩顆巧克力,坐定餐桌椅,一直到如此全都OK的時候,才會下筆。

默默打了兩三個小時的電腦,突然注意到電腦右下方的電子時鐘,才發現時間已經過2點(寫得更投入的話,那些電子數字已經是03:10等的可怕數目),匆匆忙忙準備去睡,因為怕叫醒得五點起床的老公,所以都會鑽進小朋友暖洋洋的被窩裡睡,『匆匆忙忙』睡4小時後,被冷血的鬧鐘喚醒,如此我的『翌日』的生活就啟動。

一直到出發歐洲旅行之前,我都是這樣進行生活。睡眠時間平均不達5小時,但白天的精神並沒有問題,家務事,工作統統都可以做。早上去我媽那邊把下課後小朋友用的東西交給她,我媽疑惑的說,『我看過你的blog(我也有日文的blog),雖然文章不錯看,但,天啊,更新時間是凌晨3點半!你怎麼可以這樣糟蹋自己的身體』 聽她這麼擔心我的話,我都回答道,『沒關係,我好好的。是我體質吧,睡得少也不會有問題』 我邊說邊發動引擎。不過,我媽也不退讓,『那是你還年輕所以這樣以為的而已。你可別忘了,你快是35歲了,身體就會有一大變化,精神啊,皮膚啊,都會很突然又很明顯的變弱。你記不記得我30幾歲的那年。。。』 車上的我不讓她全部說完而慢慢拉上車窗,而向她說,『我該出發了,我沒問題!別擔心我!小朋友事就拜託你哦。』 

現在的我,真想湊一湊一年前的那個我!老媽那麼體貼的忠言,我都沒有把它聽進去。我這混蛋!

P8131585  

8月中旬我和老公從歐洲回來,回來後又開始忙碌的生活,就像被硬著上軌回去一樣。14天的長途旅行使我疲憊不堪,又得再度適應日本悶熱潮濕的夏天,而且,更不好的是,今年夏天一直拖拉拉,拖到叫做秋天的9月10月。9,10月又剛好是學校的活動以及生意上的活動最多最忙的季節,通常因為天氣變涼快所以人們可以把自己放在這忙碌的旋渦中打拼,但是呢,今年的暑氣逼人逼得多麼厲害!我覺得隨著硬不退出舞台的暑氣拖拉,我的疲憊狀態也一直拖一直拖,都沒有機會重整身體健康。

旅行前,我跟你們說我一定會寫歐洲旅行的心得。我之前也有更大的企劃,就是將2000年底的歐洲旅行和2012年暑假的歐洲旅行,對照的去寫文章。但是,我這份野心,被暑氣以及疲憊淘汰掉了。我當然想寫文章,一到那個我愛得要命的夜晚,我就依舊開機,相對著熒幕開始打鍵盤。但是呢,我的毅力不勝,寫到一半的時候就會打瞌睡,在電腦前打了瞌睡幾分鐘後被自己的搖晃驚醒,又開始打一打幾個字,但又覺得非常睏,『不行了,明天再寫好了』 不過,很多的時候,下一次打開『編輯中』的檔案,就覺得無心繼續寫,因為話題啊心情啊都已經失去新鮮感。

如此,寫到一半而被拋棄的文章一篇一篇的多了起來,我心越來越虛。而且工作也比以前忙了起來,我的自由時間也少了。

『期待我的文章的人反正不多,我努力都是白努力。身體這麼累還這樣白費體力,應該對自己不好。先不寫文章,應該也好吧。。。』

我聽到這句惡魔的耳語,終於讓自己放棄了,3年前和我台北的恩師做好的『約束(約定)』。——那就是,每週至少發表一篇文章。

——待續——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yaco 的頭像
ayaco

A long long Love Letter 未完成的情書

aya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